• <legend id="petad"></legend>
  • <optgroup id="petad"></optgroup>
  • <dd id="petad"><output id="petad"></output></dd><optgroup id="petad"></optgroup>
    <span id="petad"></span>
    <optgroup id="petad"></optgroup>
    1. <optgroup id="petad"><li id="petad"><source id="petad"></source></li></optgroup>
      |聯系我們|人才招聘
      創始人成“老賴”,ofo全線崩盤!馬化騰:這個200億的教訓將載入史冊
      來源:本站/作者:admin/ 日期:2018-12-24

      一、突發:戴威被法院列為“老賴”
            近日,ofo創始人戴威因拖欠供應商貨款,被北京海淀區法院正式列入“老賴”大名單。在一紙限制消費令下,飛機、高鐵、旅游、房子統統拜拜了。遠比個人危機嚴重的是,ofo穩定的用戶群一夜崩盤。截止到2018年12月18日,其排隊退押金的用戶已突破1000萬人。若以每人99元計算,ofo僅押金一項債務就高達9.9億,更何況相當一部分人的押金都是199元。
            這意味著ofo距離破產僅一步之遙。有人說,押金在賬戶上,直接退回去不就完了么?事情沒有那么簡單!據財新往報道,早在2017年12月,ofo就因資金緊張,將30億用戶押金挪用一空。滿城穿梭的小黃車,為什么說黃就黃?從2015年成立至今,3年里ofo一共拿到12輪投資,融資金額高達150億元。2018年3月,ofo估值30億美元(近200億人民幣),創始人戴威的身家超過35億人民幣,榮登胡潤年輕富豪榜。
            眼看他起朱樓,眼看他宴賓客,眼看他樓塌了,孔尚任《桃花扇》里的評句送給戴威恰如其分。大起大落的故事從來不乏復盤者,以從帝國崩塌的前因后果,還原一份《創業啟示錄》。派系斗爭、上層變動、腐敗成風都曾是ofo的殺手之一,但這些病沒有切中要害,正如馬化騰所說:“最近這么多分析(ofo)的文章,沒有一個說道真正原因?!?br/>二、馬化騰:這是一個價值200億的教訓
            12月20日,在一個“誰殺死了ofo”的朋友圈討論中,馬化騰一針見血地指出一個真相:“veto right(一票否決權)”從騰訊大風大浪般經歷走過來的馬化騰、共享單車幕后的推手馬化騰,可以說對ofo的衰敗洞若觀火。為什么這么說呢?因為ofo作為一家創業型公司,竟然有5張否決權票,它們分別是:戴威、滴滴、阿里、經緯和金沙江創投。
      換句話說,只要有相關利益,他們每個人都可以動用手中的一票否決權,從而決定ofo的生死。當遇到利益不均、意見不合時就否決,甚至惡意使用否決權,這樣的公司怎么開下去?所以,雖然ofo背后的大山一座比一座強,但這種盤根錯節的股東關系,從ofo誕生之日起,就埋下了潰敗的種子。從這個角度看,ofo 的教訓價值遠超200億。
      三、ofo到底是怎么被否死的?
            梳理ofo從成立、起飛、墜落的路徑,三個關鍵時刻的否決,導致了ofo今天的全線崩盤。
      1、15億美元融資流產,滴滴一票否決
            2016年9月,滴滴成為ofo的戰略投資人,在董事會獲得了一票否決權。2017年中,ofo瘋狂燒錢鋪車和補貼,資金短缺。程維從日本拉來軟銀一筆15億美元融資,條件是戴威接受滴滴高管進入ofo。
      這一方式得到了所有投資人的同意,包括ofo內部管理層也表示歡迎。據《略大參考》報道,在滴滴撮合之下,孫正義和戴威就投資一事進行面談,前者當場簽下投資意向書??傻?月份的時候,局面急轉直下,戴威和滴滴交惡,趕走滴滴系高管,徹底惹怒了程維。后者直接動用一票否決權,拒絕在投資文件上簽字,最終15億美元融資胎死腹中。
      2、與摩拜合并流產,戴威一票否決
            2017年10月,投資人對共享單車燒錢模式越來越不滿。在金沙江創投朱嘯虎的撮合下,摩拜與ofo坐到了談判桌面前。摩拜第一大股東為騰訊,ofo第一大股東為滴滴,而騰訊又是滴滴的股東,因此雙方達成了這樣一個默契:合并后的公司設立聯席CEO制度,由摩拜CEO王曉峰和ofo創始人戴威分別擔任,董事長任命權歸屬滴滴。
            對滴滴和騰訊來說,這樣的結果近乎完美。而有了贏家,自然有輸家——代價就是戴威將喪失部分控制權。談判進行了一個多月,眼看ofo、摩拜就要合二為一,戴威行使了一票否決權,導致合并流產。此事過后,朱嘯虎將ofo的股份賣給了阿里,在此后的媒體采訪中,他始終拒絕回答與ofo有關的任何問題。這莫非不是戴威對程維當時否掉軟銀投資的報復?
      3、滴滴收購,阿里一票否決
            出行一直是滴滴的業務,2018年4月,滴滴高層推進收購ofo的談判,最快可于6月官宣。到8月的時候,滴滴與ofo一度已經談攏,只差最后簽字。關鍵時刻,阿里整出幺蛾子,否掉了這次收購案。原因在于,滴滴收購ofo后勢必重啟與摩拜合并,而騰訊是摩拜最大股東。這意味著共享單車將會成為騰訊的天下,對阿里的支付業務非常不利。
      就這樣,各方的纏斗于斡旋,各方的利益與沖突,最終讓ofo失去了三次最好的機會 ??杀?!可嘆!
      四、ofo啟示錄
            對企業發展來說,一個“霸氣獨裁者”至關重要,過度民主反而經常壞事。
            1994年,潘宇海和姐夫蔡達標創立真功夫,各占50%股份,這意味著他們各有一票否決權。公司做大后,兩人矛盾激化,誰也不服誰。潘宇海制定的規劃,蔡達標說改就改;蔡達標制定的規劃,潘宇海宣布作廢。在這種局面下,投資機構敬而遠之,真功夫錯失上市良機。即使后來潘宇海把蔡達標送進監獄,但由于股權一致,雙方仍然纏斗不息。曾經對標麥當勞的連鎖中式快餐,現在越走越沒存在感。
            李國慶和夫人俞渝曾經攜手打下當當網,兩人同屬極度強勢性格,經常意見不統一就讓決定推遲三個月。當當網就在兩人的爭端和內耗中接連失去亞馬遜、百度和騰訊的投資,最終成為互聯網的棄子。不只是規模型的企業,草根公司同樣需要一錘定音的話事人。2016年,網上傳得沸沸揚揚的7美女創業開餐廳,不到半年虧得底朝天,根本原因就是人多口雜,大家都是舵手,卻沒有一個船長。


      201812241030283973.jpg


            目前,中國企業數量超過2000萬家,平均每分鐘就誕生7家。然而它們存活率卻低得驚人,一半企業的壽命不到4年,三分之一倒在了缺乏最強控制人上面。內訌、拖延、彼此消耗,最終拖垮了創業夢。
      我們看那些成功的企業:
            任正非不到1.4%的股權,掌握萬億華為;
            馬云7%的股權,阿里巴巴還是他的;
            馬化騰13%的股權,騰訊永遠是他說了算;
            劉強東15.8%股權,京東連個二號人物都沒有!
            即使股權被稀釋到極致,他們也牢牢掌握公司的絕對控制權,沒有任何投資方可以挑戰他們的權威,更何談一票否決。
            我們現在來看,ofo的管理層設計荒謬到極點。
            滴滴可以否掉戴威的決策,阿里、經緯都可以站在自己的利益場,對ofo指手畫腳,這樣的創業團隊不死掉才是奇跡。像戴威這種90后創業者,說到底還是太年輕,玩不過一群老司機

      轉自:縱橫商學

      为了销售 我陪客户睡了,ass芬兰丰满妇女pics,色se01短视频永久网站,和教官在教室做了好爽